欢迎进入商洛市扶贫开发局网站!
关键字:

移民动态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陕南移民 >> 移民动态
老宋搬迁记
发布时间:2019-11-07   浏览次数:552次   来源:商洛移民   发布机构:商洛市扶贫开发局

寒露过后一周,正午的太阳还算晒人,漂草沟宋家梁上,个子不高的宋道军站在老房道场上,深情地望着正在拆除的旧宅,表情凝重,这是他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,这次拆除后,按照他的话说:“只能是过年和清明祭坟回了”。这是精准脱贫三年来,他家分到易地搬迁房,彻底离开故土的最后举措。从此,他将离开生活了65年的故土,极少行走这条山下到家门口5华里的羊肠小道,成为集镇居住的一员。

老宋一直望着拆迁队正在拆除的房子,不时说着哪一根楼椽是拆老房时留下的,哪一根檩是他上世纪八十年代拆旧盖新时添加的,机砖是从庙底砖厂拉到山下,请人从山下背上山的,足足三华里路,全是上坡路,六月天,天气特别热,请人背砖,每人一次只背六七页,多的八九成十页,我每次背二十页砖;蓝瓦是从山后漂草沟队窑上买下背回来的,每人也就背二三十页。最劳累的还是老伴,我们天麻麻亮就去背,有时起的早,先把馍搭进笼里,背一趟砖回来,老伴再去给帮忙人做饭。土墙由自己先打,后来请人帮忙打成的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厦房门口的那口半人高的陶缸,是爷爷手上购置的,距今已有一百多年,缸口的那条残缝,是有一年土匪来,缸里面装满了粮食,他们用力一搬没搬动,掰掉了一块,土匪走后,爷爷又把它凑上去,用葛条缠住缸口,现在里面还装着豆杆子糠。老宋滔滔不绝数说着家里的“宝贝”。我看着他的表情,不时与他攀谈,他就给我讲了上面的故事。

他还听爷爷说:“从爷爷的爷爷那辈,由宋家圪崂搬到石槽沟,先住在张家岭、枇杷沟,后来住到漂草沟宋家梁,到老宋已经是第五辈了。旧社会因为偏僻,不时有土匪光顾,有一次土匪来,把奶奶织布机上的‘羊角’(已经织成的布卷)都抢走了。”

现在这房子是在祖辈石板房基础上建的,1987年春动工,根基和“过桥”(窗子以下)前是自己干,窗子以上打墙才请人帮忙,三间房总共花费两千多元。当年冬房子建成,队上邻居们每户1.5元钱凑份子“燎锅底”,记得当晚队上人一连燎了两个锅底,先去余家,后来我家,礼物是西边山墙上那块“南国风光”玻璃牌匾,至今也32年了。看到马上要拆,我让他取下来作个纪念,他也不要,说:“啥都不要了,要那啥用,你要你拿走”,我还真把这个匾带上了。市场上已找不到这种简易牌匾,它代表的是一个时代,代表了那个年代人们淳朴的情感。

大约中午11点半,房子拆到还剩一间时,我们和老宋一同离开,我让他把厦房墙上的那把摩托车链式锁带上,他说“坏了,不要啦”,只带了一把长把斧头,说下去劈柴用。可惜那口百年陶缸,随着房屋拆除将长眠于老宅。下山的路上,我问老宋想不想拆老房,他很理解“这是国家政策,在镇上已经分了80多平米的房子,去年已经住进去”。其实,2013年,他已经去租住在竹林关收购组院内,农忙时回来种庄稼,过了一年,不再回老家种地,到梁背后漂草沟二女儿那,种了三年地,那边地平坦点,种地人多,不怕野物糟蹋,每年收三四千斤粮食,2018年搬到新房后,就没再回来种地了,在下面招呼外孙子上学。

老宋还感慨地说:“现在国家政策越来越好了,没有啥负担,还给补贴”。以前他在老家种9亩地,粮食仅仅够吃,但是,化肥总得从山下背上去,后来,有多余粮食出售,也得背到山下才行。每年要缴农业税和林业特产品税,一年一口人得一百元上下,光这些款项每年要出去一千多元,冬季还要修地、修路、出公差,人不去出力干活,就要出钱。平时,农闲了,就去给人垒房基、石堰、打墙挣钱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还去山阳县口头坪那边垒房基,一个工日挣1.2元钱;八十年代末,还在那边打墙,一个工日合2.5元;第三年每天合5元钱,再后来,在石槽沟乡政府周边干活,每天也是5元钱,九十年代初,每天图十块钱,我却干不动了。看他走路有点瘸,他才说,有一年在潼关金矿杨树沟背矿,晚上三点进洞子凿矿,遭遇塌方砸伤了右脚,是一起干活的乡党们把他从大石头下救出,送到山下医院治疗一个多月,虽得到了及时救治,还是落下残疾。2003年,取消农业税、林特产品税后,农民负担减轻了,他就再没有干那些出力活了,在家种地、外出干点轻活。

2014年,脱贫攻坚开始,他因为居住条件差,被确认为贫困户,由于所在自然村户稀人少,大都居住在山腰、山顶,山高坡险,没有再修路的必要。按照扶贫政策,他家属于易地搬迁户,每口人要有二十五平米以下住房,户出资最高不超过一万元,解决贫困户的安全住房,老宋就是竹林关镇895户易地搬迁户的受益者之一。我和他聊,租房期间,陕南移民安置房开始建设,他想没想过买一套,他说起初没想过,后来想过买房,但是,“像我这条件,攒钱买一套房很难啊”,国家精准脱贫真是圆了老宋的住房梦。

老宋讲,住下来后生活方便也安全,环境、卫生条件都好多了,有人找到零活了,能干动的去干一干,挣点零花钱,有时拾点老村子熟人的边角地种点菜。要说,老宋还算乡村艺人,会唱花鼓、能拉胡琴,有时老友们高兴了聚一起,老宋就和他们乐呵一阵。总之,比在山上住好了许多。临走,老宋和老伴再三重复,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能让他们这样的户买间门面房,便于老年人生活,在老人们百年后有个停放之处。我告诉他,这个事设计者当初就考虑着。

小链接:宋道军,男 1954年人,初中文化,全家4口人,因交通条件落后,被识别为贫困户。目前享受政策有:地力保护补贴、生态公益林补贴、退耕还林补贴、外孙读书“两免一计划”、老两口月月有养老金;老宋肢体残疾每月60元残疾补助,四口人农合疗补助。仅退耕还林一项,2003-18年每年有1125元补贴,2018年5月分到81.5平方米易地搬迁房。
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