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进入商洛市扶贫开发局网站!
关键字:

老干园地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机关建设 >> 老干园地
商洛山中辨百草
发布时间:2018-10-26   浏览次数:340次   来源:   发布机构:商洛市扶贫开发局

  瓦松,顾名思义,是长在屋瓦上的松树,但只是形与色相似,低矮如拳,顶端高耸如尖锥,呈碧青、灰棕、墨绿、黝红等颜色。又酷似塔状的松果,嶙峋而温润,乡民们昵称为松塔拉儿。缠小脚的老太婆见了,笑指它那斜斜扎撒开来的矛尖似的青紫叶片,宛若她们青葱样的脚指甲,便给它另起了个名儿“老婆的脚指甲”。它还有叶荷草、向天草、瓦花、石莲花等10多种雅号、别称。 

  它也不是长在屋瓦上,而是将瘦细的根须扎在瓦缝间,天长日久,便把屋瓦撑得翘了起来,高低不平,东倒西歪,给雨水留下可乘之机;随即又引导雨水,曲曲弯弯,润渗滴淌,浸湿栈土,淋黑栈板,给一根根木椽头儿上画满白的黄的烟熏色的各种图案,最后糟朽霉烂掉。因此,每当春末夏初雨季来临之前,乡民们便要去屋顶上将它拔掉;却不叫拔,叫摘,摘蘑菇的摘。摘瓦松便成了乡村男娃成长为男人的标志之一。 

  攀登高高的梯子上房,在倾斜的瓦屋面上劳作,表示父亲和母亲已经相信他有了足够的力气和胆量,可以独自去承担如此高的风险;而且又相信,他已经有了责任和担当,可以把全家人的安居、今后一年乃至数年屋顶不漏雨、不落土,当作一件大事、要事,干得干净利落,让人踏实放心;同时还相信,他把干活不再当作有趣好玩,而是有耐心、毅力,不怕烦琐劳累,不嫌枯燥乏味,一定会认真仔细地把那些长在瓦楞和瓦缝中的瓦松,一棵棵地拔出来,再用笤帚把它的根须带出来的黑灰色栈土,一星儿不留地清扫殆尽;最后,他还需懂得父母要他上房去的良苦用心和殷殷期盼,那是因为他正身轻如燕呢,肚子上还没拖泥带水的油膘和笨拙多余的赘肉,能在瓦屋面上轻巧地行走,不会轻易地踩破仰起排列的弧形青瓦;当然,更相信他已经掌握了相关的技术、技巧,比如,下脚时一定要把脚掌踩在瓦沟的正中央,平均地缓缓地分配用力,不能图方便踩到瓦楞上,或不小心踩在瓦片的侧面,又或者随心所欲,只用脚趾、脚跟等一个支点突出地踩下去,不小心施加了猛力,踩破踩碎了瓦片;还能发现或预料到哪块瓦片破了、残了、歪斜了,把它恰到好处地更换、调整好,俗称插瓦。总而言之,能摘瓦松,就表示这个男娃能像个可信赖的男人一样劳作了。 

  男娃在屋瓦上蹲、站、行走,一边摘除瓦松,清扫屋面,插补瓦片,一边侧耳谛听从地面传上来的各种担心和叮嘱,忽然也觉得,我怎么这么高了?能举手摘下云彩和太阳了;怎么看得这么远了?河流啊,山川啊,都是那么的微小和缥缈;我好像可以睥睨一切,当家作主了。我成人了么,新媳妇儿啊,你快进门吧! 

  他握住瓦松,轻轻地一摘,连同它的一坨根须也摘了下来,随即看也不看,恨恨地扔开去,有的扔下了屋顶,有的滚到了一边,过会儿还得去清扫,真真讨厌。他不解且讥嘲起了瓦松,辽阔的山野你不去,偏跑到这逼仄狭小的地方干啥来了?真是天堂有路你不去,地狱无门你偏进来。到他成了老男人,历经一生一世,方能醒悟体验到,那瓦松,睿智、机巧着呢。 

  据科学考察,瓦松的基因,来自于贫瘠的高原、荒凉的沙漠极端严酷气候的培育。它的基因库里的智慧因子,知道它应该舍弃土壤的浑厚、腐殖质的醇香、水的丰沛,那都是人家树木、杂草的襁褓和温床,于它则是陷阱和牢狱了。它的追求,应是阳光的炙烤热蒸、空气的自由吹拂、瞭望远方的视野恢宏、四围环境的干燥爽朗。它便在广袤的天地间遨游起来,寻寻觅觅,出乎所有生物和生灵的意料,把最普通又最易被忽略的屋顶当作了它的落脚点,就像封神的姜子牙,把屋脊的正中选为统管诸神的神主宝座。这里的瓦缝虽然逼仄,但缝隙下自有吸收并浓缩了日月精华的呛鼻子味儿的肥沃栈土。它将钢丝样的根须,见缝插针、无孔不入地伸进瓦缝,吮啜着湿润的露珠和滴渗的雨水,源源不断地输送、储存在肥嘟嘟胖乎乎的叶肉里,哪怕阳光再怎么酷烈,也别想把它烤焦,蒸汽再怎么炙热,也别想把它烘干。 

  一日,一伙老男人相聚,说起初次成为男人时的种种糗事乐事,瓦松的模样和摘瓦松的情景便像池塘的气泡,从各自的心底汩汩冒了出来。他们的掌心似乎还留存有瓦松凉润的体温,牙缝好像仍残余着当年品尝瓦松时香醋似的微酸。老男人们喃喃自语道,现在不知哪儿还能找见它?便有声音漫应道:恐怕得到博物馆去吧!谁知数日后,其中一位却在城市的一排高楼中间,瞥见一座低矮的两层红砖房的红瓦屋顶上,零乱着一片鸽子似的墨黑。怎么久久地一动不动呢?细瞅瞅,再瞅瞅……哦,那是瓦松啊!怎么是它?它怎么在当下现代化的钢筋水泥丛中,寻觅到了这片适宜生存的屋顶?又怎么知道,这片屋顶的瓦缝下,有已经风化的栈土,可以扎根生长、安家落户?莫非它有第六感觉,是乘着天外不明飞行物,驭风而来的吗? 

  他又惊又喜,不住地叹息,没想到,想不到! 

  教他想不到的还有呢:查找资料,那瓦松还抽茎开花呢,花色奇异瑰丽,已是城市爱花人的热恋。瓦松的花落后便枯黄死去了,留下种子,躺在瓦缝、瓦沟,耐心等待来年的春风、春雨,再生一世……它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属世间短寿的植物之一,却独具特殊的本领:在短暂的时间内,完成生命的历程后,又重启魂灵的循环。它还是珍贵的中草药,可清热解毒、止血、利湿、消肿,主治吐血、鼻衄、血痢、肝炎、疟疾、痔疮、湿疹等等。(张宏运)
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您是第位访客